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世界道教祖庭 > 道教文化 > 正文
在梁山好汉们出世的地方 
更新时间: 2016-3-12 20:48:06   点击数: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天然画卷里的仙宫道府

  早就听说龙虎山,却一直不知龙虎山美得那么醉人,更不知那里的山大抵不是用来爬而是用来赏的。站在门前赏,开着车赏,乘着竹筏在碧水的漂流中赏,方圆220多平方公里的天然山水画卷,走到哪儿都是地道的水墨丹青。它和广东的丹霞山、闽北的武夷山一样,是神奇秀逸的丹霞地貌景区、世界地质公园,也是汇聚悬疑、汇聚奇异的地方。

  龙虎山的出名,不是因为山水,而是因为道。龙虎山是土生土长的中国道教正一道的发祥地。

  入夜,到了鹰潭市,未见龙虎山已先听人说起水浒。水浒开篇说的是宋仁宗嘉礻右年间,天降瘟疫,皇帝命洪太尉来江西信州龙虎山请张天师出山禳灾。洪太尉上山,不识真人,却将锁妖井打开,放出了108个妖魔,才演义出一部“只为衣冠无义侠,遂令草泽现英雄”的史诗——水浒,喜看水浒的人,不会不知张天师,不会不知龙虎山。

  被洪太尉打开的锁妖井在大上清宫。

  眼前出现的大上清宫是近年在原址上充分利用了旧有遗迹遗物修复的,车到大上清宫福地门外,我最心仪的不是那重檐歇山顶的巍峨门楼,而是横陈于门楼前,色如碧玉的沪溪水。那是一条并不宽阔,水流却有些湍急的小河,远望凝翠,细观澄澈,哗哗啦啦翻着银色浪花的沪溪河畔石阶上。有女在洗衣,红色的外衣像竹林、丛树、碧水间的一朵又一朵红花。沿水上行不远,水面变宽,中流三分,一道大湾,湾面若湖,是禽界大熊猫飞沙雁的栖息地,此鸟世界上仅有一二千只,而这里就有200多只。湾洲湾畔,遍长芦苇,叶肥穗白,随风摇曳,与沙丘碧水共构成一帧净化心灵除却烦恼的脱尘美景。

  沪溪河是大上清宫的风水河。大上清宫,是否从汉末的正一教祖师张道陵时就有,不得而知,反正以后的历朝历代,都是很兴盛的,门楼二层上有大上清宫全盛时期的建筑图,其规模不会让于故宫。

  说正一道,大部分人会觉着陌生,若说五斗米道,人们会立即恍然大悟,连连颔首,说知道知道。若说五斗米道,天师位不传外姓旁人,只传子嗣,世代相袭至今已是63世,人们又会困惑不解。

我就是带着这种困惑,带着疑团走进福地门的。进了福地门就走进了幸福门,门内的建筑,与我们熟悉的任何道教宫观都不相同,它是一道S形的宽阔长巷,形似游龙而叫龙街,青石铺地,青石筑墙。至下马亭,是不能说过就过的,旧时除了文官下轿,武官下马,还要踏罡步。亭中地板上刻有步罡踏斗图,后来我在天师府看到过墙上挂的图示,它分4种画法,这里是最难的一种,乾、兑、坎、坤、艮、离、震、巽8个金色圆点,7条线,这是表面上看、外行人看,道家说起来可就复杂了,开门、生门、死门、五行阵、128星宿什么的,想一下子入门形同于痴人说梦。雷玄武道长告诉我们此图踏步时要求是每个点都必须走到,每条线也必须走到,起始点和步出点都有要求,共64种走法,128种解法,他给我们走了一回,走一回当然只是一种走法,小踏步,小跳跃,步伐跟舞蹈差不多,左脚走一步右脚跟进一步,右脚未见超过左脚,踏到一个圆点上时,脚像扭秧歌似的频捯,觉得轻盈、洒脱、美观,就是一下子学不来。当年皇上来此也得这么过吧?历朝那么多皇帝,那么多王公大臣,不知是否有扭过腰崴过脚的,没有长期修炼的功底,那步是踏不来的。出街是棂星门广场,棂星门也叫午朝门,分阴阳,分男女,分主从,各有各的出入法。入棂星门为钟鼓楼,过鼓楼,在东隐院侧放生池前靠墙有两株古树,一株老樟,一株槠树,据说为第四代天师亲手所植。一日他正在东隐院中休息,忽然一阵小风吹来,老父托梦于他,嘱咐了他很多话,他有所悟才栽下此树,栽樟以合祖姓,栽槠以合母姓,他家姓张,母姓朱。不过老樟干内已空如巨洞,槠树却秀挺伟拔,有人开玩笑说这是老夫少妻。东隐殿与宋真宗的封赐有关。宋真宗到这里寻过根,也治过病,过了东隐殿就是伏魔殿,殿内有一口井,井前立碑,天花板、壁画全是水浒故事,井就是被洪太尉打开的那口锁妖井了。至此,修复的殿都已走完,估计不到原规模的三分之一。

  到了龙虎山地区,上清镇中的天师府是不能不去的。历史上有南张北孔之说,世代相袭的张天师府第与山东曲阜孔子世家的孔府有一拼,论规模气派非皇宫不可企及。

  我并不关心天师府的建筑形式、建筑规模,我关心的是几进大殿后内宅一面墙上列的历代天师一览表。一部中国道教史,十之五六是说表上所列那些人物的。道教史不好读,分不清哪些是神话,哪些是传说,哪些是史实。天师府中有狐仙堂,娶妻生子的历代天师们,在30代张继先时绝了后,他36岁飞升而走,那一年是他预言的“赤马红羊之厄”发生的赤马年,北宋遭劫,二帝即将被掳,回天无力,他也就仙去了,却未娶妻生子,他的女粉丝团成员不少,他却未曾与一有染,不好酒色的他对浪漫的狐仙母子却大发善心,上表玉帝饶了他们的性命,百多年后,狐仙感恩图报,助35代天师张可大禳了钱塘大水之难。从此天师府设堂立狐仙牌位,对牌位女求自己有闭月羞花之容,男求娶的媳妇漂亮,据说有求必应,有了一个问题,无子天师传位给谁?接张继先天师位的是他的叔叔,而张继先本人也是过继到天师门下承下天师位的,而且,他从出生到5岁一直不能说话。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是个神童,小小年纪能和始祖张陵一样分身化形,让皇帝为那样的法术而想入非非。

 上清古镇沪溪水

  古镇情结是现今喜欢旅游的人都有的,游过天师府,上清古镇古村岂能不逛?

  逛上清古镇,最好的季节我以为是栗子熟了以后的秋季和冬季。这时节,古镇上到处都有卖天师栗子的。天师栗子分两种,一种是原生的,由天师亲手栽植的栗树长出来的,这种栗子个头小点;另一种是天师栗树嫁接出来的,栗子个头大。论味道,原生的天师栗更好。我们无缘吃到原生的天师栗,嫁接的天师栗已美得我们一塌糊涂,恨不得天天能剥着那栗子吃。它们个大,大到壳都裂开了,露出黄灿灿的肉,剥开壳,肉送到嘴里,那种甘甜,那种唇齿留香的感觉,既没在别处享用过,又一辈子不会忘掉。

  天师府的天师宴、天师酒都会让你难忘,漆出八卦图,八凉八热,有荤有素,却不含牛肉(代表忠)、乌鱼(代表孝)、大雁(代表节)、狗肉(代表义)的那些保健养生的美味,对我来说,却总不及天师栗子,原因是江西是无辣不成席的,几乎菜菜都放辣椒,没了辣椒,技艺再高超的厨师就不会做菜了。北方人大都不习惯那种辣,我也是,可回到北京,不见江西辣了吧,又有一种怀想的味道让我好生难过。

  上清古镇的主街是原生态的,那条街傍着沪溪河。最大的码埠在天师府门前,视界也是最开阔的,其余所有的码埠,无论是公用的,还是私家的,都是窄窄的一条小巷通下去,通到沪溪河边。

  风味餐饮小店会很吸引游客,双轮排子车改装成的食品车,好长好长啊!一个姑娘推着,带塑料盖的大食品箱一字排在车板上,把车排成了流动的船。沿窄巷办酒席的习俗,留侯家庙的古朴,张家天师符的神秘难解都让我兴趣盎然,我们和63代天师的堂兄弟,好聊了一阵子,问符的含义,问家庙的来历,问正一道的养生保健之道、之术,还可着劲儿地拍了好多照片,但古镇最激发我的灵感,牵引我情丝的还是码埠和沪溪河。

  沿着一个个被岁月磨损拆裂改造了的窄巷阶石走下去,会看到不同的沪溪河。夕阳的辉光铺洒在河面上,镀染在码埠的石背上、河畔的吊脚楼上,金碧辉煌出一帧童话般的风景,河对岸的树林掩映着的村镇则是一首古老的朦胧诗,东面的被水浸润着的远山则是一幅多情的写意画,洗衣洗菜织毛衣,用电钻刻木板图案的人们与静寂的阳光和河水共书着人世间的最惬意、悠闲和恬淡的生活图景。摆渡上的小男孩娴熟的撑杆动作和吃力的表情又提示着生活中不可免除的辛酸。

40万悬赏未解的崖棺之谜

  沪溪河参与了对龙虎山的雕琢。在仙水岩景区,乘筏游沪溪河,你会听到这样的吟唱:有桃不能摘,有莲不能采,有勺不能舀,有蜡不能点,有物不能用……所有,都是对丹霞象形岩景的俚语式白描。猴嘴岩、玉梳石、仙桃峰、勺柄洞、鲁迅头像,这些不用说了,看过去,一目了然,情侣峰演绎出动人的故事传说,神象峰是巨硕的万古不变的天然雕塑,让你惊愕,让你拍案叫绝的是大自然的阴阳和谐,阳根起了个很好听的名字:雄魂石;阴的起名则很含蓄:遮羞岩。你死活都弄不明白大自然是怎么造化出来的这既神似又酷肖的奇观。大自然造物,可以用鬼斧神工四字含糊过去,人类的神迹带来的困惑,无论如何都让你睡不着觉了,陷在解谜的苦索里,几夜能白了头。

  仙水岩景区入门后,路侧有小博物馆,展出的实物之一是从高崖下取下的2600年前古越人的崖洞悬棺和两具干尸。那一男一女两具干尸都很完整,用现代科技完全可以复原他们生前的形貌颜容,说不定那位青丝依旧的女木乃伊还是一个美女呢。干燥无水的大沙漠里才有这样的木乃伊,从未与水分离过的丹霞石崖上怎会出现这样的木乃伊是自不待言的疑问,他们的棺木是怎样装进壁立千仞的陡崖高处洞穴中的,更是千古的困惑。仙水岩有装进抬出崖棺的表演,每天13:30、16:30,分两场呈现给游客。游客分乘在竹筏上,木船上,齐集崖下,仰望。崖顶鞭炮响过后,就有身穿黄衣黄裤之人借吊下的长绳溜至崖腰,在溜绳过程中做一些特技表演,空中杂技的那种,高难度动作很惊险,为的是吸引人的眼球,进洞只是瞬间,稍不留意,人已在洞中了,那种最让你着迷的过程,生生就失之交臂了。棺从下面升起,是用从崖顶吊挂下来的长绳吊起的,另有一位身穿黄衣黄裤之人立在棺上,随棺一起入洞。从崖顶下人,从河岸升棺都是借的滑轮之力,滑轮是人在崖顶固定好的,绳索的配置拉动,只要符合力学原理,只要结实牢靠,升棺(官)发材(财)再难,都能做到。表演者是当地的采药人,练就了一身悬空腾挪蹬跳的功夫。但这种表演是解不了历史的谜团的,2600年前有滑轮吗?

  仙水岩景区高崖上的悬棺有200多具,多数高崖的崖顶人是可以上去的,有一座高崖,至今人无法企及,上面也有崖棺,张榜40万元的悬赏破解活动只是一次景区推销的包装,科学家们一直就未拿出令人信服的推论,更甭说证据了。

  游仙水岩,还有一谜。沪溪河畔有一无蚊村,那村乘船乘筏来去都能看到,三面为山所围,像半圈形椅背,徽派的新旧房屋,列于岸畔,与水相依,目光越水望过去,你以为那就是陶渊明的故乡田园。村不大,终年不生蚊子,强烈的好奇心,让你恨不得一瞥之下就永刻目中,弥久研读。原因当地人有很多解释,似可信,又不可信。再干净的地方,有草有树木就有蚊子,而且南方的蚊子厉害,衣裤鞋袜全副武装都能叮你个奇痒难熬,这里怎就不生蚊呢?【杨乃运】


 

版权所有:江西省龙虎山旅游文化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联系我们
地址:江西省鹰潭市龙虎山大道1号 邮编:335004
联系电话:400-8853-766 传真:0701-6658110 赣ICP备36060202000001号
世界自然遗产 国家风景名胜 国家5A景区 世界地质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