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世界道教祖庭 > 诗词歌赋 > 正文
庄子《逍遥游》欣赏(六) 
更新时间: 2016-6-19 9:23:02   点击数: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惠子谓庄子曰:魏王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以盛水浆,其坚不能自举也。剖之以为瓢,则瓠落无所容。非不呺然大也,吾为其无用而掊之。庄子曰:夫子固拙于用大矣。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世世以洴澼絖为事。客闻之,请买其方百金。聚族而谋之曰:我世世为洴澼絖,不过数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请与之。客得之,以说吴王。越有难,吴王使之将。冬,与越人水战,大败越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龟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于洴澼絖,则所用之异也。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忧其瓠落无所容?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

    本段和下段,这两段惠子和庄子的对话,或者说是辩论,是前文的补充和引申。为的是引出“无用”然后得以逍遥,这样一个要旨。我们先看这一段说什么。这个惠子是谁呢?惠子,宋国人,姓惠,名施,为梁相。是庄子的朋友。有一天,这个惠子就跟庄子说,魏王给了我一个大葫芦种子,我种下后结出个大葫芦来,容积有五石那么大。这里魏王指的是梁惠王。当时魏自河东迁大梁,所以既可以叫魏,也可以叫梁。这个“五石”到底是多少呢?我们知道十斗米可一石。而十升米为一斗。那么一斗米大概是十多斤的样子。五石,就大约是五百多斤米,那样一个容量。这里就是极写这个葫芦之大。那么用这个葫芦来装水呢,“其坚不能自举也”。这里是说这个葫芦的坚硬程度承受不起水的压力。意思就是葫芦里装的水太多了,把这个葫芦给挤破了。这样子只好把它剖开,做成瓢,但是又太大了没地方放。“非不呺然大也,吾为其无用而掊之。”什么叫“呺然大也”?这个“呺然”,就是“大”的意思,用在一起,极写这个葫芦之大。掊,击破。这句话就是说,必不是这个葫芦不大,我,就是惠子,认为它没什么用,就把它打破了,当垃圾丢掉了。这里惠子主要意思就是说这个葫芦“大而无用”。

    庄子为了反驳惠子,也举了个例子。他说:先生你是不知道怎么用大的东西。也就是并不是说这个大葫芦就没有用,只是你惠子不知道怎么来用。然后就举了个例子。说宋国有人会做一种药,叫不龟手药,就是说这种药能使手不开裂。可能也就是一种护肤品,就像现在的护手霜一样。因为用这个药,手就保护得很好,所以呢他们世世代代以漂洗丝絮为职业。可能是说漂洗丝絮这个职业,长年累月要把手在水中泡着,容易把手泡坏。那这个宋人用这个药呢,就可以保护手不被水泡坏,这么个意思。那么有个去宋国旅游的人发现了这回事,就出一百斤金子来买这个药的配方。因为这个药是祖传密方,不传外人。所以这一家子就开会商量,说能不能卖这个方子。结果其中有人就说了:我们漂洗丝絮洗一辈子,还赚不了几个金子。现在一下子就可以卖一百斤金子。这好事哪找去?于是就同意了。那个游客呢,得了这个方子,就把这个方子献给了吴王。这个时候越国正好发兵攻吴,那吴王就让这个游客为将军。正好这个时候是冬天,这个人就领着吴军和越军水战。因为有那个不龟手的药,所以大败越军。那么这个捷报传到了吴王那里,吴王很高兴,就封给了这个人一块地。给他开两亩地让他种田?不是。这个“裂地而封之”可不得了,就算是裂土封候了。所以用现在的话说,这个人看到了不龟手药的市场潜力,做了一笔好买卖。

    然后庄子就借这个例子说了。同样是不龟手药,有人可以利用它裂土封候,有人呢就只能靠着它洗洗衣服,这个就是使用这个药的方法不同了。你现在有五石这么大的葫芦,为什么不想着用它做个大船,这样子天气好了呢,可以坐在这个大葫芦做的船里,泛舟江湖之上,比如说钓钓鱼什么的,这不挺美吗?怎么还怕这葫芦没地方放呢?然后庄子就说惠子“犹有蓬之心也夫”!我们者知道“蓬生麻中,不扶而直”这么一句话。那蓬要不生麻中呢,那肯定就弯了。这里是指惠子心窍不通。以有用为无用,不得用之道。这段话就是这么个意思。[FS:PAGE]

    那庄子在这里为什么举这么个例子呢?目的就是为了引出下面一段话来:

      惠子谓庄子曰:吾有大树,人谓之樗。其大本臃肿而不中绳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立之涂,匠者不顾。今子之言,大而无用,众所同去也。庄子曰:子独不见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东西跳梁,不避高下;中于机辟,死于罔罟。今夫斄牛,其大若垂天之云。此能为大矣,而不能执鼠。今子有大树,患其无用,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这一段里惠子又向庄子说了一件事。他说我家后院有这么一棵大树,别人都叫它“樗”。什么叫“樗”呢?有说就是一种椿树,你凑上去闻一闻,这树还特别臭。反正这树没什么作用。那么惠子说这个树的树干又粗又壮,而且不直,要么就是上面疙疙瘩瘩的。这树的小树枝呢弯弯扭扭的,长得还特别奇怪。长在路边,木匠看都不看一眼。就是说这树做什么也不合适,既不中绳墨,也不中规矩。说了这个樗树之后,惠子就对庄子说,老兄,你的话夸夸其辞,就和那棵樗树一样,大而无用,谁会听你的呢?惠子的意思就是,前面我说那个大葫芦没用,你庄子说是我不会用,那大葫芦还可以拿来做船。这回我说樗树,这烂木头简直一点用也没有,这回你庄子没话说了吧。

    庄子听了又先举个例子,他说,老弟你难道没看过野猫吗?这野猫捉老鼠挺厉害。“卑身而伏,以候敖者。”这个“敖者”从后文看出就是指老鼠。说这野猫成天活蹦乱跳的,结果一不小心就中招了,要么就踩着那捕兽夹了,要么就给猎网网住了。可以说死于非命。然后庄子又说“斄牛”,就是西藏高原上的那牦牛,像遮天的云朵那么大。这种牛能耐大着呢,牛着呢,不过不会捉老鼠。庄子说这个野猫和斄牛干什么?因为上文可以说惠子举了两个例子,一个大葫芦,一个大树,来说“大而无用”。大东西没什么用处。意思就是庄子你的言谈太夸大了,没用。庄子这里先说野猫,说野猫会捕老鼠,这是顺着惠子的话来。惠子说“大而无用”,庄子就说,对了,小东西有用,有用是有用了,可是一不小心就死于非命。这是说小而有用矣,然不得其死。说斄牛呢,这是个大东西,能耐很大,但你要他捉老鼠不行。就好像你养条狗,你要这狗看家护院行,你要狗去捉老鼠,那不行。狗干不了这个。这里是说斄牛执鼠不如狸狌,非斄牛徒大而无用,而是不得其用。到这里是反驳惠子“大而无用”这么个观点。

    然后庄子说到樗树。说如今你有这么大一棵树,却担忧它没有什么用处,怎么不把它栽种在“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这个“彷徨”是悠然自得的样子。就是说你惠子就可以什么也不干,悠然自得地在树边晃悠。这里“无为”二字,为“无已,无功,无名”作结。庄子写这篇《逍遥游》想要提出的,便是这种“无为”之态。“逍遥乎寝卧其下”。你看,一旦“无为”了,不仅游逍遥,连寝卧也得逍遥了。“不夭斤斧,物无害者”。这个和前面说那个姑射山神人“物莫之伤”暗暗对照。也与前面那个大葫芦对照。那个大葫芦因为有“为大樽”一用,而难免受斤斧之害,以致被结缀以浮江湖,不得真逍遥。这便是那个大葫芦的困苦了。唯有这棵樗树,百无一用,所以“物无害者”,“安所困苦哉”?

    这一段以樗树之百无一用,因此能无物害,无困苦。以喻人必无用,方免世患而获逍遥。前面说了要得逍遥,必须“无名,无功,无已”,这里更进一步,说要得真逍遥,你还得“无用”。因为即使能“无名,无功,无已”,但若是有可用处的话,难免会像那个大葫芦一样,受斤斧之害,而被强作为大樽。也就是说会有身不由已处。是能逍遥于心者,未必能逍遥于境。所以要在“无名,无功,无已”的基础上,还要“无用”,然后达到“无为”的状态,这样就可以得逍遥之及至了。如此,则不仅游逍遥,寝卧亦逍遥也。[FS:PAGE]

    好了,这篇《逍遥游》就解说完了。这里作个小结。

    本文说其“逍遥”,说其如何能得“逍遥”。本文之主旨,在乎“凝神”。而神之能凝,在心意之逍遥,欲心意之逍遥,则在无为。人之所以不得逍遥,盖因“有为”。为何?为功,为名,为已。此外,为有用之材。所以本文之提纲在于:圣人无名,神人无功,至人无己,大樗无用。只有做到无名、无功、无己、无用,才能达到“无为”之境界。如此方得真逍遥。所以本文的要点在“其神凝”三字,以“仿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结尾。本篇之旨,大略如此。庄子恐他人不明,特借游之说以明之。游有大小,于是设鹏鸴之喻以明之。蜩鸴自以为游之至而得逍遥,然局促数仞之高,抢攘榆蓬之间,以视鹏之一举九万里,其游固至小而有限。鹏之游虽大,然必积九万里之厚风,而后乃今掊之以图南,则其游犹有所待。鹏之游,既有限,又有所待,如何能得逍遥?之后以物喻人,由效一官以至征一国之流,其自视其德,亦犹鹏鸴自视其游之至,其知固为小知,必不得逍遥;世人之于功名数数然,未若宋荣子不随世之非誉而劝阻;而宋荣子尚有内外荣辱之见存,未若列子之乘风,洒落世务,超脱尘垢;而列子虽能御风而行,然必待风而后行,犹之鹏翼必待风而后举,未若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而无所待。而其所以能至此者,其功夫则在无名、无功、无己。能至于无己,则在己之一心,在乎用志不分。如此方得逍遥游。然人若有材可用,必若大瓠难免斤斧之害,恒召世之系累。是能逍遥于心者,未必能逍遥于境。固于无名、无功、无已之上,加之无所可用。然后心、境两适,无所游而不逍遥。如此,方得真逍遥。无所游而不逍遥,然后能专精抱一,而神凝,其为本文之大旨。能无名、无功、无己、无用者,而终至于无为,其为本文之要义。文中又举例以名之。许由之辞天子,为圣人无名;姑射山神人,物莫之伤,为至人无已;四子使尧见之而丧其天下,为神人无功。而终之以大樗之无用。纵观全文,由小及大,由浅及深,喻之以物,衬之以人,旁敲侧击,反托正喻。文法不可谓之不妙。且前后脉络气势,皆成一串。文气不可谓之不强。真精妙奇文!
版权所有:江西省龙虎山旅游文化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联系我们
地址:江西省鹰潭市龙虎山大道1号 邮编:335004
联系电话:400-8853-766 传真:0701-6658110 赣ICP备36060202000001号
世界自然遗产 国家风景名胜 国家5A景区 世界地质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