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特色旅游世界道家祖庭
帐篷帐篷我爱你(原创网友:一片云 )
发布时间:2015-07-13浏览量:226

沉寂了近一年的驴行之后,在一个桂花飘香的傍晚,又把与帐篷的缘份续上了,一切是那么突然———久违了的户外之旅,瞬间就牵引了我的脚步;而一切又是那么自然———心里梦里总是在计算行程,从未有一刻与它远离。若不是远走异乡,我一定不会蛰伏这么久。

 

  此次远行的对象是龙虎山,九月十五日始在那儿举办二00七年第二届中国龙虎山国际帐篷节。
                
高速路上险象生

 

  按惯例,我们依然在远山户外店集合。宜春去的驴友光我们兄弟连就有三十人之多(后来得知此次龙虎山帐篷节有驴友三四千,宜春去了百把人)。又是和往常一样,我是去得最积极的了。等了个多小时之后,众位驴友才陆续姗姗而来。面孔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但不消几句,彼此就已非常熟络了。

 

  六点半,大家整点行装,登车启程。大小两辆面包车穿过嘈杂的闹市,驶上了高速。虽然是傍晚时分,但夜幕并未罩下,所以在车窗旁还可以沐着风闲看郊野。这时节,稻浪尚未成熟,咄咄逼人的金色还没来得及侵占我们的视野,山还是那山,树也还是那树,看枯燥了,把视线收回来,闭着眼漫无边际地想象……也许是车内太“淡”了,有不安分分子情绪高昂地撺掇大家唱红歌《北京的金山上》、《绣金匾》、《南泥湾》……一曲又一曲,慷慨激烈,歌声飞扬。可后来红歌渐变成情歌《敖包相会》、《康定情歌》了。

夜色在歌声中悄悄笼罩下来,车灯亮起来了,竟看见黄色的光芒中有一丝一丝的毛毛雨,真不知它是何时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天而降的?

离目的地还远着呢,车子不知疲倦地拼了命地跑,歌声却累了,悄无声息地停下来。顿时车厢里静极了,有人打起了盹,有人闲发短

信……忽然一声惊呼,“有橡胶味!”一言未了,又有人嚷,“是不是车胎爆了?!”像是刮来了一阵狂风,刚刚安静片刻的车内顿时像炸开了锅似的零乱起来。大家耸着鼻子死命嗅,支起耳朵仔细听。果不其然,风把橡胶的焦味清晰而准确无误地送过来,车内更是惊叫连连。不是司机一声断喝“别叫!”怕是大家都要慌不择“窗”了。
  
经过检查,果然车胎坏了,唉,可怜的轮胎呀,你可知自己承载了多少份量吗?座位上是满满当当的人,过道上尾厢里是堆积如山的包,我都替你觉得累死了,你也果真累死了,原本是别人的不该,却害你奉献了自己的身体。呜呼哀哉!可怜可叹可敬!(在此替轮胎抱不平之余,温馨奉劝诸位驴友安全出行,向快乐出发,千万别再上演这惊魂一幕。)

话说车子大费周章地换过轮胎后,终于又在路上欢跑起来,我们的心也追着欢跑,似乎已然看到龙虎山了。却不料,怄气的事情还没完呢———前方堵车,堵得一眼望不到头。好容易长长的车龙刚刚有点动弹,又倏然卡住了;刚刚能挪动几步,又只能龟缩在原地。就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一耽误下来,时间就溜走了三四个小时,急又急不得,不急又不行,这可什么时候到得了哇?真恨不能腰生双翼,痛痛快快地飞走才好。这时有人突发奇想,“要有飞机来吊走就好了。”马上有人反驳,“这么重的车,吊的起吗?!”当然吊不起,即便有吊得起的飞机,我们也没有请得动的能耐。最终结果是一路耐下性子撵着人家的车屁股一步一步蹭。

直至蹭下了高速,七拐八弯到得龙虎山景区,已是凌晨二点半,预计四个多小时的行程,我们用了二倍的时间!(后来听说宜春另一个分队是下午一点多出发的,和我们差不多才到,那就甭提有多冤了。什么高速,明明是走蜗牛的路嘛。)

迢迢游寻天师府
  
听说龙虎山是中国道教发祥地,此次之行,当然要去感受那源远流长的道教文化。

到达后的第一天上午,开幕式过后我们就三三两两地出发了。初始所到之处,还有些人为的景致,慢慢地就全是纯自然生态的了,毫无雕饰做作,也不过是些杂草灌木。唯有一棵棵板栗树披挂着累累果实引诱着我们的眼睛,好容易打下一颗来,也不够大家瓜分的。

行到渡口,有景区的木船摇过来接我们过河。在船上,看见有村妇划着木筏兜售棕子,我平素喜欢吃米粽,于是买了几个,味道竟非常好,里头还放了一粒板栗。于是又多买了十个,都分给众人吃了。

上得岸来,沿着一条坑坑洼洼的乡村马路一直走,可是天师府在哪还要走多远没人知道。于是找到又一村妇,她热情过分地要带路,留了心眼的老驴们起了疑心,试问她,果真没有免费的午餐,人家是要脚力钱的呢。真不知村乡纯朴民风都吹哪儿去了,山外城市里唯钱是从的阴风倒是刮这儿来了。碰到这种情形,大家很是反感。我们自己能走,你只帮忙指条道就行嘛,何必见缝插针地赚钱?于是我们头也不回地自顾沿原来的方向走。这一走直走得筋疲力尽,可指向标仍然执拗地告诉我们离天师府还有十几公里之遥。适好有摩托车过来,从我们中间搭走了两个,又有一面包车过来,央求之下,也装走了几个,剩下的正在苦等之时,运气来了,一辆路过的卡车在远山的交涉下答应把我们载到上清古镇,张天师府和大上清宫都在那儿。

颤颤惊惊地坐在车上任由这庞然大物把我们风驰电掣般地送到了目的地。可是因为中午吃饭购物等等,我们都走散了。和我这一拨的是渔夫、低音炮和小蔡。我在一个日杂店买了一件不显眼的但却真材实料的小蓑衣和斗笠(回来后把它们悬挂在花园的砖壁上,与原来的墙上的饰品相得益彰,相映成趣。而且非常契合室外环境,暗自佩服自己慧眼独具。),然后同其它三人在镇上的古董街悠闲了半个下午,结果是没去成道观。

这是一条长长的小巷,青青的长条石一路绵延。两旁店铺鳞次栉比,卖些铁器、杂货、古董等等。其中有些是木楼,有的一看便知是新建的,还泛着原木淡黄的色泽,似乎能闻到木头的香味,很有一种怀旧的情调。特别是当空中丝丝细雨飘进这曲曲弯弯的小巷时,戴望舒的《雨巷》的意境便跃然而出了,只少了一位打着油纸伞的姑娘。

将近小巷的尽头,有一堵个性十足别出心裁的围墙着实让我嘘唏一番。围墙并不长,下面是鹅卵石垒起一米高,上面竟是把土夯实了,堆成几个起伏的山头的模样,其中一个小“山头”植了一株造型奇巧的小树,这还没完,又在小而扁的土壁上点缀了藤蔓青苔,整座围墙就是一个玲珑精致的大盆景了,既秀且拙,似有意而为,又似无意之作。构思之巧,我这爱花的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心想这主人便不是简单的人,有此种闲情雅致,决非等闲之人,我几乎已感受到了主人那种超尘脱俗的气度。

游了半日,最终是———跋山涉水地寻路,天师府道观一面未见,却见到了一角人间难觅的风景。也可以说我领略到了一种世间少有的细腻又洒脱的心情。

碧水丹山皆有言

不来不知道,以为龙虎山也就只有山,没想到也有水,竟然还是一条宽阔的河流。因为是凌晨三四点才搭下帐篷,而一宿又无法安睡,六点左右就悉悉簌簌从帐篷里钻出来。这时天已蒙蒙亮,晚上来时黑黢黢的山突兀在眼前,够陡!够峻!够气势!它象一面巨大的壁,矗立在河对岸,也才看清原来我们昨晚扎营在一条河边,后来知道这儿叫桃花洲,好婉约的名字。

河水没漆深,河中间的鹅卵石若隐若现,尽管如此,但还是有爱好游泳的驴友在河里寻水稍深的地方过把瘾。岸边长长的一溜垂柳肃立无语,湿润的风把它们的柔枝拂到水面,不能不让人记起“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妙词。

山因水而灵,水因山而秀。别看它们毫不相干,各自守着自己脚下的一方土默默无语,可是那些随便在什么地方钻出来的野菊,山腰处妖冶神秘的的石蒜,岩石间身姿飒爽的苍松,还有那一道道汩汩的水流声,哪样不是山水无声的语言呢。你细心去听,它们会告诉你晚上的月光如何催落露滴,哪朵小花挽留了行人的脚步,那棵虬枝似龙的樟树有多大年纪,一粒小小的石头又是从什么地方漂流到了这里……还有山的巍峨,山的清隽,水的澄碧,水的温柔,无不在诉说着无数个有关它们的春夏秋冬的故事。

在去张天师府的路上,我信手摘下一朵金黄的雏菊,随意插在迷彩裤的后面的裤兜沿,请它为我点亮沉闷的行程,伴我潇洒走一程。

异彩纷呈帐篷秀

因为是帐篷节,所以主办方很是努力,举办了许多丰富多彩的节目和赛事。

我们从上清古镇回来,一场场别开生面的水中拔河比赛便开始了。很多人都是赤膊上阵,在浅浅的河水中铆足了劲想把绳子拖过自己这边来。我们这个队有几位男同胞胸前都被绳子勒出了红印,其中一位还被勒出了血道道,渗出了血,很是为之感动。这种参与精神、团队观念和真诚的作风,也才能让我们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素昧平生的人走在一起非常融洽,真有如兄弟姊妹,再次感动!

最后一天的上午是象鼻山定向越野比赛。我们兄弟连优秀的男选手比比皆是,最后敲定FISH和花郎,而女同胞似乎柔弱了一些。因为我平日进行羽毛球锻炼,所以大家认为唯一的一名女队员非我莫属。我没有过这种越野经验,其实内心很虚,也想把这烫手的山芋交给年轻的女孩子,可她们没有不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无奈只好硬起头皮背水一战了。

从起点到终点,地形复杂,有坡路,有台阶,有羊肠小道,还有低矮的山洞。我们从山脚上至山顶再下到另一个山脚,一路是无心看风景,只埋头奔跑。我显然要比男队员差。起先每每上台阶还能象上足了发条似地跑,可后面再遇到陡峭的台阶时就只能老老实实一步一个脚印了(幸亏每天有大汗淋漓的锻炼经历,不然准得倒下。)。在最后的台阶,FISH还拉着我的手带了一把。好在虽然过程中气喘如牛,但总算顺利跑完了全程,考验了一回自己的体力和毅力,即使没夺杯,也非常满足了。

这边越野赛一完,那边摩托表演又紧锣密鼓地开场了。摩托手们全副武装,驾着自己的轻骑,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极尽高难之能事。看得众人兴致勃勃、喝彩如潮。

除了以上体力上的项目,户外小菜比赛也别具匠心。参加的户外组织各自把自己拿手的特色美味呈列在主席台,任各位驴友品尝打分。下面人头攒动,争相抢食,热闹非凡。

还有户外宝贝的选秀,热气球观光都让人足足狂热了一把。而在高山岩石上的悬棺表演又足足让我们捏了一把汗。只见水之上,崖之巅,几条缆绳悬垂直下,表演者身轻似猿,腰系绳索优雅地做了些空中倒立,又顺绳滑溜至岩穴处,脚只轻轻一蹬,就把身子荡进了洞窟内。船上的人,岸上的人,无不伸长了脖子,叹为观止,相机也闪个不停,人们都被这难得一见的奇观深深吸引了。想象古人在险峻奇陡的崖壁凿穴停棺该有多难,直至今日还是难解之谜呢。

 

野外之炊百味香

出发前,我们就已准备了四大塑料桶的菜:荷包蛋、红烧鱼、咸菜肉、红辣椒,够我们打两顿牙祭的。FISH还煞有介事地把它们存照留念。

在到达的当晚,几个不知疲倦为何物的家伙帐篷支起后就立马茶酒逍遥起来,猜拳划令,不亦乐乎。这也许就是他们户外之行的追求吧。追求快乐、追求自由、豁达人生、率性而为。这又何尝不是每位驴友的出行目的?只不过可是要强健的体魄做资本哟,让你一夜舟车劳顿,凌晨四点还兴致不减地说说聊聊,你吃得消吗?

早餐是泡方便面,立在旷野中,闻着野草的芳香,还可以四处端着碗边吃边看风景,岂是家里的方便面能比?

晚餐就显得丰盛有余了。四大桶菜搁在这野外,在一群除了驴行就知道饿的人的眼皮底下真是奇香无比呀!除夕大餐也不过如此吧。不仅在野外吃啥啥都香,而且肚皮也格外能装。晚餐没多久,吊起一盏小气灯,接着把剩下的酒菜统统扫荡光。话匣子也在这酒酣谊浓中打开,天南地北,海阔天空———这就是驴友。

最后一餐是在余江的一家小酒店。菜没上之前,有明智之人就规定不等上足四个菜不许下筷。可是等第四个菜一上,顿时风卷残云般盘底见空,大家还是抱着碗等了半天,真是青黄不接。吃饭那个香啊,量那食量小的人似我们一番折腾过后也会胃口大开的,还是多出去象驴一样的走走的好啊。

顺笔一提的是,饭前遇见个卖板栗的,真是他的幸运。我们这一大群人你一斤他几斤地把他忙得顾不来数钱。二筐栗没多两下就见底了。

其乐融融丢“手绢”

记得去年去靖安漂流和去玉华山有过二次夜晚联欢的经历外,这次来龙虎山又实实在在感受了一回。

原本是小孩子们玩的游戏,可我们这群大人们玩起来毫不逊色。大家团团围成一个大圈,一个空瓶子在许多只手上扔来传去,都嫌什么似的巴不得赶紧丢走。每到自己手上就如临大敌,轮到了可就没法耍赖,非得表演一个不可。有人是硬着头皮上阵,有人是大大方方唱上一曲,还有人表演“钢管秀”,惟妙惟肖,诙谐幽默,令人捧腹。惹得许多人围观,气氛非常热烈。这就是驴友们的花样生活吧。

兄弟连人物素描

这次龙虎山之行,除了原来一些结识的驴友,又认识了几位新的面孔,他(她)们都尽情挥洒自己对大自然的热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些风雨同行的人,有的人让我感动,有的人让我开心,有的人也能留给我思索。我私下把对他(她)们的印象粗粗勾勒。
 
  凳子          蝴蝶         远山与FISH

板凳坐来平又稳      翩翩飞舞离世俗       远山有鱼乎
朴拙无华任人骑      潇潇洒洒穿林间       不去怎得知          
心细如发我见怜      肤白唇红个纤小       山是远的好
偏偏发少貌不惊      眼镜底下藏顽皮       鱼是山里珍
世间俊男徒有表      能言善语亦能乐       见此即见彼
不及其心为别人      童心未泯永不休       形影总相随


渔夫          低音炮           花郎

本应河边钓        生得魁梧身        花郎本是采花忙   
偏向山间行        酷似鲁智深        行来又行往   
平素不开言        明明是高音        只把花护
开言细又轻        偏取名低音        护也一枝花  
乐山又乐水        引吭歌一声        神仙眷侣
兼仁又兼智        满场鸦无声        羡煞人家

还有一位编外人物,真可谓人见人爱,为我们创造了不少笑声,同样给我印象颇深。

老兵               老兵

初见老兵            谁说老兵兵已老
白发满鬓            我见老兵胜年少
以为(是)老兵         憨舞草野博人乐
却是(一颗)少年心       无人能及其搞笑

自从有了第一次登山,从此便有了登山情结,也许将来有许多次的要与帐篷相伴天涯。我爱山山水水,爱美丽的大自然,注定我也要爱上帐篷式的生活。

帐篷帐篷我爱你/你为我来遮风雨/纵情山水返孩童/荡涤心胸村郊里/千里遥遥双足量/驴行天下为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