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特色旅游世界道家祖庭
龙虎山上还魂草
发布时间:2016-06-13浏览量:230

泸溪河畔的篝火毫无顾忌地舞动着,从昨夜开始一直牵引着朱小跳全身的冲动。
朱小跳的方向盘前丢着一棵干巴巴,卷曲的还魂草。他掏出手机,渴望她的一条短信。另一个方向,车窗外的风景她无心浏览,任凭秀发在风中狂舞。她不敢肯定,在龙虎山帐篷节的最后一天能巧遇朱小跳,或许就是传说中的缘。

朱小跳和她是大学音乐系的同学。朱小跳虽然轮廓分明刚武有形,但说不上英俊。她高挑秀美,凤眉杏眼。尤其是每次舞台上两人的小提琴合奏,默契更加惊羡。他喜欢她,知道她也喜欢他,但表白却好似珍藏品,谁也舍不得送给谁。遗憾的是,潜藏的喜欢不是赤裸裸的爱情。后来,他们谁也记不清为什么闹了别扭,那天中午下课,他是看到她哭着回寝室的。于是,一句关心或者是道歉也成了珍藏品,还是谁也不愿给谁。毕业了,她要去上饶,朱小跳留在了南昌。全班分手那天,他惆怅的醉眼,分明看见她伏在另外一个男同学肩头哭泣。
昨夜龙虎山帐篷节的篝火晚会上,朱小跳意外地发现了她,她依然是那样动人。她惊讶地说他更像北方的汉子。他们大口地喝着南昌8℃,开心地聊着七年前学生时代的故事。

围着篝火起舞时,朱小跳拉着她的手,潮湿的手心让他心存悸动。他们来到停车场,朱小跳的CRV里忽然潮湿起来,这种潮湿的空气几乎把两人浸透。
朱小跳有点颤抖地问孩子多大,“离婚了,还没有,你呢”,她的答和问很干净。朱小跳感觉他的问像一只皮球丢了出去,又弹了回来撞得他的胸口有点隐隐作痛。“谈过几个但没有合适的”,他说。

沉默良久,她问还记得读书时送给他的那朵还魂草吗。
还魂草也叫旱生卷柏,是她和家人在龙虎山游玩时带回来的。当时她说这种草看上去干巴巴的很丑陋,但只要放在水里,就会起死回生。
朱小跳叹了口气说记得。
她问当初爱她吗,朱小跳点点头。她问为啥一直不跟她联系,朱小跳说不知道。她拭着眼角说一个人刚到上饶,不会洗衣做饭,常常躲在宿舍里哭着嚼方便面。
朱小跳突然觉得有点后悔,喃喃地说如果当初跟她一起到上饶就好了……
时间飞快,带着伤感的味道。朱小跳打开DVD,迪克牛仔的沙哑《想说》却让两人什么也不想说。
她说太晚了,同来的驴友肯定到处找她。朱小跳递给她一张名片说,篝火晚会结束了,明天就要散了。
龙虎山的虫们子唱着夜晚的歌。朱小跳忽然伸出手揽住她。她的背靠着车门,夜光下的面颊上滚动的泪珠。朱小跳紧紧搂着她,也抽泣起来。她问怎么了,朱小跳摇摇头说没什么。

朱小跳的手机响了。她说没有什么事,只是要他开车注意安全。朱小跳告诉她带了一颗龙虎山的还魂草回去。她呵呵一笑,到家再说吧就收了线。
迪克牛仔的歌很煽情。几分钟后,朱小跳的手机接到一个短信,她问:你还愿意娶我吗?
朱小跳拨通了她的电话说,龙虎山的还魂草只要有水就会起死回生绽放如花。她没有说话。朱小跳收了线,开始搜索最近的高速出口,他要回头直奔上饶。在他的后座,矿泉水瓶子里,一朵干瘪的还魂草果真在水中摇晃着伸展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