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龙虎山美文
中国道教文化的屋脊 世界山水交融的典范 ---龙虎山(二)
发布时间:2016-06-18浏览量:403

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专家认为,龙虎山丹霞地貌是人类的瑰宝,是研究地球演化进程的一部教科书。因为我国丹霞地貌区的景观类型有26种,而龙虎山丹霞地貌景观类型就有24种,其齐全程度,在全国同类型风景区中独领风骚,是不可再生的宝贵自然遗产,不仅具有极高的科学研究和科普价值,更具旅游观赏和美学鉴赏价值。

 

“龙虎山的丹霞地貌是全人类的瑰宝,不应该只属于龙虎山,它应该属于全世界。”如今,深谋远虑的龙虎山人,对申报世界地质公园充满期待。

 

碧水泛舟迷醉九曲回肠

 

山因水而愈伟岸,水因山而愈灵动,山尽显其阳刚之气,水尽现阴柔之美。走进龙虎山,那碧绿似染的泸溪河与色如渥丹的龙虎山,交相辉映,一山一水,一阴一阳,把道家睿智的阴阳哲学演绎到极至,你禁不住会为大自然的造化慨然谓叹。

 

尤其是那泸溪河,河水碧绿似染,水波不兴。时千流击崖,时款款而行,水浅处游鱼可数,水深处碧不见底,似一条逶迤铺展的玉带,构成了“一条涧水琉璃合,万叠云山紫翠堆”的奇丽景象。泸溪河由此也获得了“秀比漓江,美如九曲”(福建武夷山九曲溪)的赞誉,而来龙虎山,最令人惬意的莫过于在泸溪河上泛舟畅游。

 

在泸溪河漂流,是人生一畅快事。这里水似漓江绿,清彻见底,筏工用竹篙轻轻一点,竹排就缓缓离开了河岸,在平静如镜的湖面上滑行。坐在竹排上,两岸草木芬芳,水中野鸭鸬鹚戏水,烦躁的心很快跳出人世的尘嚣,融化在泸溪的水中了。

 

景区泸溪水流长43公里,一路水推山开,九曲回肠,一江泸溪春水把上清宫、天师府、龙虎山、仙水岩连成一体,竹排泛舟,蓝天、白云、碧水、丹山尽收眼底,你可悠然欣赏“山在水中,水在山中”的人间美景,领略“两岸奇山观不尽,一江秀水入画屏”唯美曼妙。

 

在泸溪河上,除了欣赏美景,你还可以见识一个神奇之村,中国唯一一处无蚊村许家村。关于许家村没有蚊子有着一段美丽的传说。传说当年天师张道陵去龙虎山修道练丹,其母思子心切,便去探望,船到许家村天色已晚,便上岸住下,夜间蚊子颇多,其母被叮咬的无法入睡,张道陵得知施法把蚊子驱逐殆尽,许家村从此成了无蚊村落了。传说终归是传说,科学的解释是因许家村四周长了许多樟树和桉树,它们发出的气味和在一起有驱蚊的功效,而且在这个村后有一个巨型的蝙蝠洞,栖息了数以万计的蝙蝠,有天敌在此生活,蚊子也就无从生存于此了。

 

在泸溪河,还有一道别样的风景,那就是当地的船姑船娘。这些俊俏的船娘们在泸溪河面上穿梭来往,给游人开起一个个“水上超市”,竹筏上装满了龙虎山独有的板栗粽子、烤红薯、烤板栗等,尤其是那包扎精致,青翠可爱的板栗粽子,令人回味无穷。船娘方便了游客,也收获了幸福生活。“龙虎山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日子越过越好了。”一位船娘一脸幸福地说。

 

一路泛舟而下,船行江面,风在耳际轻轻地拂撩,人犹在画中慢慢地漂流。泸溪如练,山形叠荡,群峰倒映。这情这景让人不禁感叹,只恨“无从学到王维手,画取千山万壑归”。徜徉于此,洗礼心灵的疲惫,你可以尽情的展开丰富的想象力,而龙虎山的灵山秀水,绮丽美景,也就在行走与聆听之间,缓缓地刻入你的印记,浸润你的心灵。

 

[FS:PAGE]

 

《信息日报》龙虎山系列报道之二

 

龙虎山:世界道教文化的屋脊

 

信息日报记者毛江凡、洪怀峰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唐代诗人刘禹锡这句诗,是对“中国道教第一山”——龙虎山最好的诠释。的确,龙虎山虽无泰山之雄伟,华山之险峻,但自古享有仙灵都会之誉,是百神受职之所,更是中国道教发祥地,被世人誉为中国道教的露天博物馆,其赋存精神之崇高,历史文化之悠久,科学价值之丰富,使其无论在历代帝王将相面前,还是在芸芸布衣百姓心中,都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龙虎山凭借其在宗教、人文方面深厚的传承和非同寻常的文化内涵,其声名早已享誉神州大地、四海内外。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这就是道教宇宙生成论的最经典的概括。道教作为中国土生土长的宗教,它的大道无形,阴阳哲思,传承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厚重人文,是记录中国农耕文明时代自然文化遗产的一部史书,更是炎黄子孙的文化家园和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愈是民族的愈是世界的”。所以,从道教文化的高度上来说,龙虎山不仅是中国道教的喜玛拉雅山”,更是世界道教文化的屋脊——

 

世界道都的博大精深

 

山丹水碧天蓝风清,这是龙虎山作为有形的山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妙曼景致,道源教宗天师祖庭却是龙虎山作为无形的山耸立在人们心中的人文丰碑。是的,道教文化的厚重传承让龙虎山变得光彩夺目。今天,历经千年岁月洗礼的龙虎山,已经积淀成一部博大深邃的东方奇书,成为中国道教的“喜玛拉雅山”和世界道教文化的屋脊,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无不彰显着龙虎山源远流长的宗教文化与精神。

 

据史书记载:张天师(道陵)于东汉和帝年间(公元89—105年)携弟子王长上云锦山炼“九天神丹”,丹成龙虎现,故云锦山被易名龙虎山。此后张道陵创建“五斗米道”,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道教组织开始形成,张道陵也成为第一代天师。从此道教登上中国历史舞台,1276年元世祖忽必烈,封三十六代天师张宗演为嗣汉天师,历经1900余年的风雨沧桑,天师道一脉息息相承。

 

由于第一代天师张道陵,他首倡把老子的《道德经》作为道家开山之作,以《道德经》作为道家理论源头。如果说张天师开创了中国第一个道教组织,那么《道德经》的作者老子就是开创道教理论的始祖。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道教是一个完全植根于中国本土的宗教。而《道德经》总括天地人伦,揭示宇宙规律,为中华文化之要籍。这部千古传流的不朽经典,短短5000字,越过千年时空,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宝贵精神财富,其“上善若水,水善万物而不争……”的道德品质无不渗入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血液里。

 

可以说,道教作为中国唯一原创的宗教,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主流脉息之一,一定程度上讲,道教和道教文化密藏着中华文化基因的全部秘密。正如文豪鲁迅先生说:“中国的根底全在道教”。由于历代天师在龙虎山传教,使得龙虎山仙气氤氲,文气浓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龙虎山的根底也在道教。

 

龙虎山正是凭着其源远流长道教文化,以及道教文化博大精深的丰富内涵,成为世界道教文化的屋脊,当《道德经》随着国门的打开而走向世界的时候,它很快便受到了世人的青睐。从政界要人到荣获诺贝尔奖的著名科学家,从经济管理专家到普通的“汉学”爱好者,都力从《道德经》这部东方古老著作中获得“精神滋养”。人们不会忘记,前美国总统里根在一篇国情咨文中引用了《道德经》名句:“治大国若烹小鲜……”遂使这一句成为美国人津津乐道的哲学箴言,而以众多发明著称的贝尔试验室负责人陈煜耀博士,就在其办公室里堂而皇之地挂着写有《道德经》警句“无为而治”的条幅,作为管理原则。

 

如今,龙虎山也因道教而饮誉天下,天师道也由此而发扬光大,绵延近两千年而不衰,龙虎山的许多美丽传说,因此也大都与道教有关,造就了龙虎山内容丰富的道教文化,它集天人合一哲学、道家清净无为以及师法自然于一体,成为记录中国农耕文明时代自然文化遗产的一部史书,积淀成浩瀚世界文化宝库中一颗璀璨明珠,可以说道教文化,不仅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更是当代世界文化的宝贵财富。

 

值得一提的是,龙虎山目前是中国唯一有权发放谱牒的地方,每年海内外的道家传承者都要来此朝圣膜拜,尤其伴随着每年龙虎山世界文化道教节的举行,龙虎山声誉日隆,已经成为世界道教文化的传播中心,不断向世人嬗递着龙虎山的博大精深。

 

仙灵都会的厚重传承

 

中国名著《水浒传》开卷头一回:“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写的就是水浒108将在出生的故事,而这108将出生地就是在龙虎山的上清宫。上清宫自古就有“仙灵都会”、“百神受职之所”的美称,被列为道教中的第十五洞天、三十二福地。历经千年风雨洗礼,有着悠久的历史传承和厚重的文化积淀。

 

溯源而上,我们发现上清宫曾经是我国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古老道宫之一,也是历代天师祀奉太上老君和朝会之所。由于历代皇帝拨出大量金银修建,极盛时曾建有24殿、36院及其他建筑。

 

据当地导游介绍,上清宫的前身是东汉和帝时(89-105年)道教祖师张道陵在龙虎山结炉炼丹时建的“天师草堂”;后是汉献帝时(215-220年)第四代天师张盛承启组教从汉中迁回龙虎山时建的“传箓坛”。唐代时道教被视为国教,武宗会昌中(841-846年)召见二十代天师张谌,并赐帑银在龙虎山“传箓坛”址建“真仙观”,宋祥符中敕改为“上清观”。

 

上清宫自古有“仙灵都会”、“百神受职之所”之誉,历代文人墨客对上清宫的进谒趋之若骛,并留下许多珍贵的艺文诗篇。明武颖殿大学士袁炜的《游上清宫》,读后就使人按奈不住进门入宫常有的激情了:“徐步仙宫里,松筠佛槛齐。潜龙眠古洞,瑞鹤立高枝。药灶香风起,丹台紫雾迷。道人无俗虑,樽酒对抨棋。”

 

一篇篇传承千古的文坛佳作,让上清宫积淀起厚重人文。走进上清宫,发现这里门前是碧水悠悠的泸溪河,面前是一片苍翠欲滴的云林,历经千年风雨剥蚀的台石轻轻地在脚下叩响。天宇是那般的宁静,辽辽远远,茫茫苍苍,平生一种“我欲乘云飞去,此生愿从仙游”的飘逸和逍遥。难怪南宋文学家洪迈游完上清宫后,发出了这样的感叹:“振策冲暮云,携琴宿仙镜。松风生夜凉,萝月散秋影。洞远落猿声,溪清明鹤顶。中宵梦仙翁,乘车停翠岭。狮子身五色,鸾凤互相引。上有朱幡幢,金碧不可省。风吹云遨遍,顾玩偶忽如喑。遗以丹篆文,再拜豁心领。明当谢浮荣,飘然从结轸。”

 

沿青石铺成曲折有致的大路走进院落,只见庭院错落有致,构建成一个有机整体,宛如一座巨大的迷宫。其珍馆琳宫无不漫溢着古朴悠远的道家气息,这里塑有天神地祗、南星北斗、三十六天将,二十八宿星、六十甲子等神像数百尊,组成了一个庞大的神灵世界最高领导机构——“百神授职之所”,而且这里我们总能看到内容寓意深刻,书法功力深厚的牌匾、对联、题字,虽年代久远而饱经风雨,大多仍清晰可见,如“玉玺传家,龙虎山中真宰相;金符报国,麒麟阁上活神仙。”细细品之,余味悠长,厚重的文化底蕴,积淀了上清宫众多弥足珍贵的人文景观。

 

几经风雨,上清宫的辉煌一度湮没在尘封的记忆里,躬逢盛世,如今上清宫得到重新修葺,再次焕发勃勃生气。现在的大上清宫,按照北宋全盛时期的建筑风格,突出“俊逸、柔美、醇和”的特点,在原址上修复而建。以中轴线上午朝门至三清阁一组为主体,主要分布着主入口福地门、门前的三脊四柱牌坊、门后的下马亭等,每一处尽显自然建筑与历史文化的完美融合,古色古香的建筑因文化而更具风韵,文化依浑然天成的建筑,更显神秘迷幻,两者珠联璧合,相得益彰,引得八方游人倾慕而来,啧啧称奇。

 

道教祖庭比肩儒圣孔府

 

“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这里的“得一”是一种专心致志的境界。从养生的角度看,应使灵魂与肉体相守为一,而侯王依此法治国,便能使天下统一和谐,归于大正。所以,道教以其博大深邃,倍受历代帝王推崇。

 

细数千年历史,煌煌荣耀犹在。唐玄宗册封张道陵为“太师”;宋真宗赐二十四代天师张正随为“真静先生”;元世祖忽必烈曾封第三十六代天师张宗演为“嗣汉天师”,其意表明自东汉始,张道陵所创的道教代代相袭,源远流长,故天师府得名为“嗣汉天师府”;明代朱元璋则更对道教恩宠有加,封张天师为“大真人”,拨款修建大真人府,并御书“大真人府”四字。前后算起来,有几十位张天师被皇帝赐封过号。所以,在古代素有“北孔(孔夫子)南张(张天师)”之称,亦被称为“南国无双地,西江第一家”,而龙虎山天师府无论建筑规模还是地位规格都是全国所有私家府第中唯一可与天下第一府之誉的孔府相媲美。

 

据当地导游介绍,1983年国务院颁布其为全国重点宫观保护单位,1987年列为全国21座重点道观之一对外开放。在政府的扶植和海内外善信的赞助下,天师府得以逐年修复,至今保留完好。现在的天师府占地4.2万余平方米,比修复前增加1万余平方米,尚存古建筑6000余平方米。

 

走进天师府,发现这里规模宏大,气势非凡,四处弥漫股股肃然的皇家帝王府邸气息,天使府依山傍水,府内豫樟成林,荫翳蔽日,鸟栖树顶,环境堪幽,整个府第由府门、大堂、后堂、私第、书屋、花园、万法宗坛等组成。府的头门上一对明代尚书、大书法家董其昌所撰书楹联:“麒麟殿上神仙客,龙虎山中宰相家”,形象地表达了历代天师既是“神仙”,又是“宰相”的双重显赫地位。这里移步即景,连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砖一瓦深深地刻入了道家千秋人文的屐痕。

 

进入天师府二门,内为大院,使人顿生“侯门深似海”之感。合抱豫樟扶苏接叶,花木丛中鸟语啁啾。经甬道,有一井,名灵泉井,相传为南宋著名道士白玉詹所凿。当时凿挖到七七十四九丈,惊动了龙王,问:“为何要挖得那么深?”天师说:“我要借四海之源,用来演法炼丹。”故又称丹井。此水供天师家人饮用,又作炼丹用水,泉甘味美,久旱不枯。

 

顺二门进入就是玉皇殿(1992年重建)。此殿占地面积600余平方米,是府内最大最高的宫殿,殿内供奉身高9.9米的玉皇大帝,他是支配日、月、风、雨、雷霆和掌管间人吉凶祸福的最高神,素有“诸天之王,万天之尊”的称号。在其旁,列有金童玉女、二十天君配祀两边,八条金龙飞舞楹间,整个大殿显示出人间天庭的森严。

 

再其后,就是天师殿了,其实就是天师的私第,由前、中、后三厅组成。客厅里有块圆的翠绿色盘石,名“迎送石”,是历代天师迎送客人到此留步的地方。正厅中央供奉着三尊神像,中间在刀剑斧戟和龙虎旌旗拥簇下极剑危坐的是道祖天师张道陵,侍立两边的是他的两位高徒王长、赵升。后堂为江南院落式建筑。左右壁“金光”、“紫气”二门,正中过“道自清虚”门通后堂。天井周以楼屋,堂为楼厅五间,雕梁画栋,富丽堂皇,浮雕如生,呼之欲出。而更令人称奇的是天师府内的一座元代铜钟。据导游介绍,此钟重9999斤。元代铜钟,于1351年在杭州铸造的,迄今已六百四十余年。钟铭上有详细记载,凡用赤金九千斤(传说在铸造时又加进了黄金),钟长一丈,钟围一丈八尺,钟唇厚三寸九分,加上龙头旋纽共重9999斤。钟上铸有“玉皇宝诰”以及“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皇图巩固,大道与行”等篆体文,还有临川进士朱夏的隶书钟铭,为玄学方从义所手书。大钟以悠久的历史,灿烂的道教文化和艺术及高超的铸造工艺而驰名中外。

 

可以说,行走在龙虎山的山水之间,除了满目美不胜收的风景,所到之处,无处不印满中国博大文化精髓的痕迹,无处不彰显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人文底蕴。丰富的人文景观,氤氲浓郁的文气,让龙虎山如此光彩夺目。对于这座承载了太多太多人文与宗教内涵的龙虎山,我们或许无法寻找与古人对话的机遇,但只要我们的心灵清静下来,洗耳聆听从龙虎山山峦上掠过的罡风,从泸溪河淌过的淙淙清泉,我们就能听见龙虎山在低语。道可道,非常道,名无名,非常名,大象无形,大音希声,没错,这就是龙虎山的灵魂。

 

[FS:PAGE]

 

《信息日报》龙虎山系列报道之三

 

龙虎山:绝壁悬棺世界之谜

 

信息日报记者毛江凡、洪怀峰文夏程琳图

 

 

 

五一长假将至,久居钢筋水泥丛林的你,如果想远离都市的喧嚣,洗却心灵的疲惫,不妨去中国道家的祖庭,享有“中国第一仙山”之誉的龙虎山走走。这里不仅可以领略到道教文化的博大深邃,还可以欣赏到浩瀚宇宙中,亿载沧桑造化出“色如渥丹,灿若明霞”的旷世奇观;尤其是龙虎山下有条“不是漓江,胜似漓江”的泸溪河。那碧水似染的泸溪河,犹如一条玉带,逶迤曲折于龙虎山99峰、24岩、108处景点之间。坐上竹筏,在泸溪河上漂流,但见筏绕峰转,葛藤苔藓,野鸭戏水,一篙一幅妙境,一篙一个传说,恍若仙境。

 

令人叹为观止的就是竹筏漂行至仙水岩景区,这里的绝壁之上有成片的千古崖墓群。这些悬棺距今2600余年,为春秋战国时期古越人所为。这些悬崖绝壁高100多米,重达千斤的棺木是用什么办法放置进去的?古越族人为什么要把先人安放洞里?……绝壁崖墓悬疑千古,成为世界文化史上的一大奇观。如今,龙虎山遍下英雄帖,悬赏40万元,欲揭悬棺之谜——

 

古越崖墓悬疑千古

 

“今夕何夕兮,骞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一曲低缓而沉郁《越人歌》,唱尽古越风情与神韵。几经沧桑,时光回旋。2600多年前正值春秋五霸争雄之时,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二十年,最终一举击败了吴王夫差,演出了历史上春秋争霸的最后一幕。

 

历史已经封尘,故事依然流传。走进洞天福地龙虎山,这里曾经是古越人的聚居地,如今亿载沧桑给这片土地,造化出旷世奇珍碧水丹山。于是碧水丹山秀其内,道教文化美其中,丰富的人文与奇绝的自然景观交相辉映,使龙虎山煌煌荣耀,更加璀璨夺目。

 

尤其是随着龙虎山202座悬棺群,抖落尘封千年的黄土,走入世人的视野,时与空变得茫然交离,宇与宙显得幽深玄迷。专家考证认为,龙虎山的崖墓群,距今有2600余年的历史,是古越人所葬。这些崖墓群镶嵌在陡峭的石壁上,犹如陈列在巨大的历史廊中的文化珍品。岩洞棋布,高低错落,不可胜数,遥望淡黄色的棺木和垫棺底的泥砖,历历在目。

 

龙虎山崖墓下临深渊,地处绝壁,那么古越人是如何将棺木放入洞内?崖墓里葬的又是什么身份的人?古越人为何采用这种绝壁洞穴墓葬,目的意义又何在?重重悬疑背后,到底隐藏着一种什么样的文明形态?千百年来一直都是个谜,龙虎山崖墓也因此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由此产生了种种神话传说:有人说这洞里的东西,是神仙用金丝线吊上去的;也有的说这洞是装的是无字天书、金银财宝……

 

种种传说似乎不能使人信服,一千多年前,就有人表示了心中的疑惑,宋理学家朱熹曾发出疑问:“三曲君看架壑船,不知停棹几何年?”无独有偶,原中科院院长、现代考古学家郭沫若也发出了“船棺真个在,遗蜕见崖看。”的感叹,表示无法用科学解释崖墓的遗憾。如今龙虎山悬棺的“千古之谜”,已令国内外众多专家学者为它皓首穷经。

 

重金悬赏求解悬棺之谜

 

岁月轻晃,千百年来,封数在龙虎山洞穴内的悬棺,伫伫静立,守望着沧海变桑田。而生活于此的龙虎山人,祖祖辈辈面临那些高悬在离溪面20到100余米绝壁上的棺木,无法洞悉其中奥秘,只能借以各种神奇传说来诠释着千古之谜。直到1978年,江西省考古部门开始对这些悬挂了千年的古墓进行了发掘清理,才初步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

 

1978年,考古部门请来了身怀攀岩绝技的当地药农,凭借几根绳子荡入洞中,取出一些文物,经专家科学鉴定,确定属春秋战国时期的遗存。1979年,考古队采用层层搭架的方法第二次发掘清理,共取下棺木39具,人骨架16副,收集到珍贵文物290多件。其中出土的纺织机器件和部分纺织品,改写了中国纺织史,将斜织机和印花织物的历史向前推移了近700年。

 

虽然有了实物资料,但是龙虎山崖墓中没有留下任何的文字,甚至符号,地方志和史籍均找不到记载,使破解困难重重。为了解开这个千古之谜,1997年6月25,龙虎山遍下英雄帖,郑重宣布,有人能解开以下三个谜的:1、棺木如何进洞?2、为何采用崖葬?3、葬者何人。即可获得30万人民币。

 

悬赏解悬棺之谜的消息一经发出,海内外解谜者纷至沓来。仅一年时间,就收到海内外猜谜者寄来的信函和文稿近千件,来函作者中有历史学家、教授、有机械师、技术员,以及从事发明创造的人员,其中也不乏有普通公务员、工人、农民等。

 

对悬赏的三个主要问题,他们见解不一,归纳起来有三:一、关于棺木进洞方法,有“悬吊法”、“竹木搭架法”、“云梯架岩法”、“架天梯法”、“网绳搭架法”、“栈道法”、“后山挖隧法”、“楼船安放法”等等。二、关于为何采用崖葬,有“升天成仙说”、“尊神事祖说”、“敬先至孝说”、“回归洞穴说”、“保存祖尸说”、“防盗防害说”、“修炼坐化说”等等。三、关于何人享受此葬待遇,认为上至诸王将相、文臣武将,下至部落首领、家庭成员或修道隐士者都有。

 

虽然说法很多,但至今还没有见到一份比较令人信服的破解答案。龙虎山人没有死心,2004年7龙虎山再次悬赏40万元,求解千古悬棺之谜。直到如今,虽然许多中外学者为了解开“中国悬棺葬之谜”付出了艰巨的劳动,但还是没有一份令人信服的答案。

 

“由于悬棺葬俗是世界上最为神秘的葬法之一,它跨越的时空又很长,因而它需要历史学、考古学、民族学、民俗学、宗教学、科技史学等诸多学科的通力协作,或许才能解开龙虎山千古悬棺之谜,目前破解还为时尚早。”参与龙虎山崖墓考古的一位专家遗憾地表示。

 

洞天福地造化世界一绝

 

虽然目前无法破译龙虎山悬棺,但是通过考古发现,龙虎山崖墓群,位置之险要、文物之丰富,成为华夏之最,世界一绝,堪称天然考古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庆柱教授认为,我国的悬棺葬历史从春秋战国开始,一直延续到明清,包括龙虎山在内的武夷山山脉地区的古悬棺是我国乃至世界古悬棺的发源地。可以论证,东南亚乃至大洋洲的崖墓,在不同程度上都受到了洞天福地的龙虎山崖墓文化的直接影响。

 

来自国内外专家通过考古发现,龙虎山古悬棺有三大特点:第一:十分集中,并利用天然洞穴是龙虎山地区悬棺葬的第一大特点;第二:悬棺的棺木几乎都是由一根木头制成的。把一根大木掏空来,象独木舟一样,这样便于放置尸体、随葬品;第三:具有封门板。古人把棺木放到洞穴里面以后,会进行封户,就是用封门板把洞口封死,这样里面的棺木就可以避免风吹日晒等自然环境对它的破坏,也可以防止一些人为的破坏。

 

刘庆柱教授认为,龙虎山崖墓之所以这么集中,主要是得益于历经千年风雨侵蚀或软岩层风化剥落和崩坍形成的顺层凹槽、凹穴、洞穴等奇险多姿的丹霞地貌,较多且集中的洞穴为悬棺葬提供了天然条件。

 

专家们认为,古越族人行悬棺葬的思想根源,主要是来源于古代仙家思想,他们信奉把死者送入天堂,带有神学宗教色彩。而道教是到东汉时期才发展成中国汉民族土生土长的宗教,道教思想认为人可以通过修炼从而创造法术和神道而成仙,这两者之间有密切的联系,这对挖掘龙虎山崖墓文化很有意义。

 

悬棺表演再现古越文明

 

尽管龙虎山悬棺至今未解,但是人们从来没有停止过探秘绝壁悬棺的脚步,1989年,上海同济大学古代机械研究专家陆敬严教授,研制出仿古吊装法,把重达二百公斤的棺木提升至洞口,由吊装人拉进洞中安放。

 

陆敬严教授的这种仿古吊装法升置棺木的过程,如今已经在龙虎山展现,并成为龙虎山一个固定表演节目,这个节目就设置在仙水岩悬棺比较集中的飞云阁。每每表演前,总有悠缓沉郁的旋律在泸溪河飘散开来,人们似乎在那一刻,体味了古越人生死的心慧,随着声声炸响的鞭炮,乐声“桴止响腾,余韵徐歇”。

 

举目望去,但见半空中正有悬棺表演。表演者自峰顶轻轻腾空跳起,沿着垂直悬挂到江面的绳子攀缘而下,灵活的身躯在空中表演出许多令人惊叹的高难度动作。一会儿似狼奔豹突,一个倒栽葱滑下三、四米;一会儿如春燕展翅,矫健的身形横挂在绳索上;一会儿如猿猴攀缘,手展彩绸当空舞。

 

当他们下滑到接近峭壁中间的岩洞时,只见他们剧烈地摇晃绳索,借着惯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入洞中。然后是地面上的楠木悬棺缓缓升空,上升到接近洞口时,岩洞里的人用短索牵引,地面的人则大幅度地摇晃绳索,借着悬棺在半空中左右晃荡的惯性,找准时机,上下合力把悬棺送入洞中。

 

仿古吊装法的表演虽然精彩,但不少学者认为“千古悬棺之谜并未完全解开,仅仅从棺木升置问题上说,仿古吊装法只能是棺木进洞其中的一种方法。这种方法必须要有掌握传统技艺的人先攀援到后山顶,而有些后山,至今人也无法攀上去,再说,龙虎山那么多崖墓,除非有职业安葬者或当人人有攀岩绝技不可。也许我们今天面对挺拔峭立的山崖想像甚为复杂,而古人却用非常简便的方法。

 

此外,还有其他种种谜团尚未解开,悬棺葬涉及的文化内涵极其丰富而又深刻,它包括葬俗的起源,葬地的选择,棺木的吊运,墓主人的身份,族群的社会组织结构,墓室结构,随葬品的组合,葬俗的流向以及各葬区的年代等等。

 

“说如今已解开悬棺之谜还为时过早。到目前为止,我们对悬棺还处在一个不甚了解,只能作些表面的描述工作。”一位参与龙虎山考古的专家如此说。的确,悬棺之谜就算揭开,可古越人当初是怎样思考着曾经困扰过无数圣哲的生死大问的呢?古越人留下的“天然考古博物馆”又将给后世文化历史研究留带来怎样影响?或许这是千古悬疑的背后隐藏着一个更大的谜。尤其是千年之后的张道陵天师,在此炼丹、修练以求长生,这冥冥之中是天意的安排还是某种巧合呢?

 

一个个谜团显得那样神秘玄幻,古往今来多少圣贤为之皓首穷经,也不能解开个中奥秘,还是到泸溪河上,听听那一首首旋律悠缓沉郁的古越曲吧,那烟雾杳逝隐遁着古越人哀婉悲凄的离绪,泸溪河的幻波碧泓间,弥散着古越人千载难渡的哀思,唢呐声声里凝聚着古越人深远神圣的魂灵,涟漪河水中泛荡着古越人生生不息的心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