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龙虎山美文
龙虎山:无法复制的人间传奇
发布时间:2016-06-21浏览量:1464

山虽是丹霞地貌,但在悬崖峭壁间藏着跨越时空的谜,山已无法复制。

水虽然也是九曲回肠,但在龙虎山中流经了千年,人不能同时踏进同一条河,何况

 

是川流不息的泸溪河!水更是无法复制。

 

人虽然羽化登仙,但故事已经变成传奇,传奇无法复制。但山和水,故事和传奇,都在人间,在人间的龙虎山。

 

龙虎山进入了2007年的春天。

 

这个春天的龙虎山有许多好消息。

 

把龙虎山称为“炼丹之处红崖显”的《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在这个春天再一次关注龙虎山,有意让龙虎山作为江南山水的“形象代言人”。我似乎看到了站在世界地理舞台上的龙虎山,正一袭红衫,顾盼自雄。

 

而3月25日,世界地质公园国内评审会的结果,又把龙虎山向世界地理舞台推进了一步。这一天,龙虎山和国内另一家地质公园一道,成为我国政府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的两个候选单位,角逐世界地质公园一席之位。

 

厚积薄发的龙虎山,勾起我连绵的相思,有如一部抒情诗,让我畅想,让我沉醉。

 

 

春色龙虎山

 

【第一回】

此生最是痴绝处,春秋不老龙虎山

 

就像一名网友在论坛回复一个“龙虎山”帖“不当仙女已经很久了”(“仙女岩”为龙虎山一大绝景)一样,我离开鹰潭也有些时日了!

 

但是,人虽然离开了鹰潭,但心还是被那一弯清流牵着,鹰潭的山水经常走进我的梦境。于是,我“窜改”龙虎山道教宫观“正一观”的联句“昼夜长明羽人国,春秋不老药仙宫”:

 

“此生最是痴绝处,春秋不老龙虎山!”

 

因为,“亿载造化,千古人文”之誉,冠在龙虎山身上,一点也不为过。因为,尽管春秋代序,但有着文化灵魂的龙虎山,有着灵山活水的龙虎山,永远不会老!

 

鹰潭虽是江西人口较少、面积最小的设区市,但鹰潭的龙虎山却拥有20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在江西几大名山中,不居其后。龙虎山是鹰潭的灵魂,是鹰潭、江西和华东地区的“后花园”。

 

鹰潭虽然设立省辖市才20几年,但这里的角山文化,留下了完整而发达的陶器制作工厂遗址;一千九百多年前的一天,张道陵踏进了龙虎山,从此奠定龙虎山道教祖庭的地位;而龙虎山东部的南宋理学家陆九渊“象山书院”遗址,又让喜欢读书的人踏访、追忆。我曾沉迷在鹰潭的文化氛围中。这里人口不多,就像一家人一样和谐相处;不是很富,但也没看到贫困;离鹰潭市区十几公里,就是气势磅礴的排衙峰,就是回肠荡气的泸溪河。更令人神往的是,道教祖庭的天师府就坐落在千年古镇上清镇的民居之间,府院和民宅一墙之隔,仙风道骨和百姓风俗交汇糅合,有缘千载,相安百代。

 

人的成长和变化离不开一方水土。当我呼吸龙虎山吹来的风,喝着泸溪河的水时,我发现自己已经变得平和。当我离开鹰潭这片土地的时候,竟有些依依不舍。我在鹰潭留下了故事,留下了激情,我的血液里留下了龙虎山的红,我的梦境中铺进了泸溪河的碧。我和许多游客一样,离开鹰潭的那一刻,化不开的是一种满足,是一种回忆。

 

不敢说这是融入了道教灵魂的龙虎山的赐予,不敢说是龙虎山的灵气的浸染。如果真要寻找答案的话,只能说,是龙虎山的包容和深邃,给了我们整理内心世界的灵感。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龙虎山不争山高,但“争”来了张道陵;张道陵在龙虎山中炼丹,“丹成而龙虎现”,龙虎山之名自此行世;这只是龙虎山传奇的一个细节。第30代天师张继先自幼聪颖过人,12岁应诏。宋徽宗问:“卿居龙虎山,曾见龙虎否?”张继先说:“居山,虎则常见,今日方睹龙颜。”这就是龙虎山圆融和舒缓,正是道家如水的境界。

 

有一个不为外界所知的细节,可以感知龙虎山的“平衡作用”:如今赣东北环旅游圈已经形成,旅游团游了其他景区后,导游会巧妙安排时间,把旅游团拉到龙虎山吃一顿饭,尝一尝这里的“上清豆腐”、“天师板栗炖土鸡”和“泸溪鱼”,以弥补游客在其他景点留下的遗憾。这,或许也是道教精髓的发扬吧。

[FS:PAGE]

 

 

龙虎山风俗风情

【第二回】

阴阳共处万物苏,和谐之景山水荣

 

如果龙虎山是江南山水的“形象代言人”,那么,金枪峰和仙女岩就是龙虎山的“形象代言人”。离开了仙女岩和金枪峰,龙虎山会逊“色”不少。

 

金枪峰和仙女岩是两大象征着男女性征的绝妙景点,是大自然赐给龙虎山的经典之作。无论是导游“男人看了笑哈哈,女人看了羞答答”的暧昧讲解,还是游客对这两处景观抱有多种见解和理解,都反映了人类对自然的崇尚,对父母的敬爱,对生命的崇拜。

 

行色匆匆的游客并不会对这两处景点进行深度研究。比如仅从颜色来区分,金枪峰遍体金黄,而仙女岩则羞涩潮湿。

 

可以这样理解:金枪峰立于田野之中,旁无遮拦,率性外露,旭日东升则享受阳光,甘霖普降则尽情沐浴;而仙女岩常年背阴,似深闺少女,把下体露在隐蔽之岩,恰到好处。

 

还可以这样理解:阴阳共处万物才能兴盛,和谐之景山水才会共荣。龙虎山的美妙尽在不言之中。

 

也可以这样理解:金枪峰接受的日照最多,所以此处的岩体最红。《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认为龙虎山是“炼丹之处红崖显”,虽然都是丹霞地貌,但加上一个“红”字,道出了龙虎山“丹”外更“红”的不同之处。

 

正是因为这一点。3月25日的北京,在鹰潭人翘首以待的世界地质公园国内评审会上,龙虎山以其在全球极具代表性、典型的奇特珍稀丹霞地貌及丰富的地质遗迹跻身榜眼。

 

专家的意见最具权威性。评审委员会专家赵逊和李凤麟说,龙虎山丹霞地貌典型多样,景观奇特秀美,宛如一幅壮丽的山水画,为世界所罕见,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科研价值和科普价值。

 

还是用数据说话:

 

中国丹霞地貌150多处,而被权威机构和游客认同的7大最美丹霞山,龙虎山是其一。

 

龙虎山各山体地形高差相对较小,最高只有240米左右,其舒缓柔和之美,似合中庸之道。

 

丹霞地貌类型有23种之多,种类之多在全世界名列前茅;分布集中,面积约40平方公里。

 

如果说各具形状的龙虎山诸峰是形神具备的话,那么,分布在泸溪河两岸悬崖峭壁上的202处“悬棺”,以及丰富的崖墓文化,则是龙虎山丹霞地貌的魂。

 

某种意义上说,龙虎山的旅游业是以悬棺“开路”的。1978年,邀请专家对崖墓文化进行了第一次考古。这次粗线条的考古,只出土了一批文物;过了11年,我国和美国组成的崖墓研究课题组研制了仿古吊装法。后来,龙虎山把这一方法改装成一个传统的表演项目。这些年过去了,这台在悬崖峭壁上的杂技表演还是令游客着迷。

 

但是,对龙虎山的崖葬,这还是一种初始解读。鹰潭两次悬赏,征求破解龙虎山墓葬之谜。2005年,中外20多位专家又一次对龙虎山悬棺进行科学考察。专家“叩问”悬棺里的“古人”:有些洞穴棺木无法用仿古吊装法入洞,其棺木是如果入洞的?古越族中,什么样的人能够享受崖葬的待遇?为什么要采用这种绝壁洞穴法墓葬?

 

也许,这些谜还要解上两千年。因为对自然界来说,象征着生命的金枪峰、仙女岩和象征着死亡的崖墓,都是一个个谜。

 

 

【第三回】

天师府上神仙客,龙虎山中不思归

 

没有龙虎山,道教的传承也许少了龙虎山一脉;没有道教,龙虎山更会失去厚重和辉煌。

 

一家新加坡的媒体这样报道:“如果你是一名虔诚的道教徒,号称道教四大名山之一的龙虎山,更是值得前去朝拜一番!”龙虎山在华人社会中,龙虎山,已确立其道教第一圣地的地位。

 

一位名叫施耐庵的作家写了一本《水浒传》,开篇第一回说,宋仁宗钦差内外提点殿前太尉洪信前往龙虎山,宣请嗣汉天师张真人星夜来朝,祈禳瘟疫。洪信到了龙虎山,“但见:遥山叠翠,远水澄清。奇花绽锦绣铺林,嫩柳舞金丝拂地。”大小官员出来迎接,上清宫鸣钟击鼓,香花灯烛,幢幡宝盖,一派仙乐。[FS:PAGE]

 

一位老年游客在他的博客上写道:天师府头门上有一副对联:“麒麟殿上神仙客,龙虎山中宰相家”。意思是这位“神仙”是有道德、有地位的人。天师府的二门上也有一副对联:“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看到这副对联,我想起大观元年(1107年)第30代天师张继先对皇帝说过话。当年传说宫中有妖,皇帝命天师祛灾。张继先说:“臣闻邪不干正,妖不胜德,陛下修德,妖必自息。”政和二年,皇帝又遣使复召,张继先以疾托词,但还是派弟子前往皇宫致谢,“再三以修德弥灾为告”。看来以道高德重行世,是道教的至高境界。

 

一位游客在论坛里也有类似的描述:道教创始以来,历代天师居住在独显尊贵的天师府内。府院内古树参天,西北侧一滩碧绿湖水,装点出了天师府超凡脱俗,清静无为的境界。在天师府里我见到了天师府主持张金涛,此人中等身材,微微胖胖,一副庄重的神态。他很客气的双手合一,向我问好。见着主持,我顿时肃然起敬,一时竟有些手足无措。不经意间,我看见主持的未扣严实的道袍里,露出了西装领带的一角。“哦,现代天师!”我在心里解释。

 

一家媒体这样报道“现代天师”:1987年,张金涛主持嗣汉天师府后,栉风沐雨,殚精竭虑,天师府修葺一新,前来天师府谒祖的代表团不计其数,2005年10月,来自美国、新加坡、韩国、马来西亚和中国港、澳、台等国家和地区的1000多名道众云集天师府,参加建府900周年的盛典。天师府重现了“道传千载源斯处,教演万法步此坛”的辉煌。

 

 

上清宫棂星门

 

 

天师府祈福法会

 

【第四回】

一抹山水多性情,厚德载物谱新篇

 

“五一”黄金周之前,龙虎山迎来的第一桩大喜事就是在建设世界地质公园的途上,通过了“国考”。

 

3月25日的第四批世界地质公园评审会上,鹰潭市政府向世界做出了承诺:“我们将把一个集生态、地质、科普、旅游、休闲为一体的世界地质公园展现在世人面前!”

 

龙虎山一抹山水,寄托了鹰潭人的厚爱。鹰潭尊重“道义”。道教崇尚天地长久、道法自然。龙虎山的开发、建设和营销,顺乎理,合乎道。鹰潭人深知,用浅俗的眼光和急躁的手法对待龙虎山,都不是对龙虎山的尊重。

 

鹰潭尊重天师府。龙虎山中多宫观,而天师府更是自然与人文、宗教与哲思的有机交融。观其形,自然造化,鬼斧神工;体其神,人文聚结,意蕴无穷。既有自然景观的宏伟秀丽,又有风水宝地的绝好气韵。这些年,鹰潭老百姓和天师府的感情与日俱增,上清镇农民和天师府道众和谐相处。

 

鹰潭尊重景区农民。和我省任何一座名山不同,龙虎山中世代居住着农民百姓。他们既是景区的保护者、建设者,又是景区的受益者。鹰潭注重调动龙虎山农民的积极性。在建设景区时,把农民利益放在突出位置。

 

鹰潭尊重文化的力量。以挖掘和传承文化为己任,鹰潭市委、市政府通过历次不遗余力地举办道教文化节,把道教文化旅游节当成鹰潭文化旅游产品的一部分,并使其凸显出品牌效应。

 

鹰潭尊重创新的价值。在迎接即将到来的世界地质公园国际顾问专家组之际,龙虎山又在向更高的目标——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冲刺。这并非好高骛远,而是要通过一次次“攀顶”,不断创新景区建设模式,把景区建设得更加美好。

 

新景致,新传奇,就在龙虎山。

 

本报记者江仲俞图片由龙虎山管委会提供